中国武术震惊柏林奥运,打翻200斤芬兰选手,希特勒亲手赠送礼物_网易体育
历史总是会在人们的脑海中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。在中国武术这里,大多数人似乎都是思维定式一般的想到李小龙,想到BRUCE LEE之后,中国武术风靡了全世界。但事实上,在李小龙之前,中国武术就已经被定义为一种中国文化的代表,被人为的推向前去,在世人面前展示一番。东亚病夫与李小龙般的思维定式相同。在大部分人的脑海中,1984年以前的奥运会,中国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。以至于一推算,就会想起1932年,刘长春孤身一人带着国旗到美国参赛的悲壮身影。此后的中国体育,就如同国家一般积贫积弱。但事实还是有些偏差。1932年刘长春自己一个人参加奥运会固然悲壮。此后的四年尽管外患犹在,但国内局势进入了相对稳定的状态,经济高速发展,文化亦出现了一波小小的争鸣,而体育作为文化的一部分,此时也成为了振奋民族精神的一个重要工具。正所谓“野蛮其体魄,文明其精神”。中国代表团抵达德国历经1840年之后尽百年的洗礼,中国人绝对不再是外国人眼中的“东亚病夫”。因此在收到1936年柏林奥运会邀请函的时候,从国民政府高层到知识分子精英,都盼望着能够派出一支庞大的代表团,以展示:“表现我国家民族固有礼义廉耻之精神于世界人类。”说这话的人叫蒋介石。领导都说了,那就干吧。结果这一组织不要紧,直接组织出了一个140人的庞大奥运代表团,浩浩荡荡的杀向德国。《中央日报》甚至还派出了记者,全程报道中国奥运代表团,这位跟队记者挺出名的,叫储安平。而在这庞大的队伍中,有9个人的身份比较特殊,他们既不是运动员,也不是官员和工作人员,而是——国术表演队。中华神功当时所谓的国术,其实就是武术。30年代,曾经在冯玉祥手下打过仗的将领张之江,四处联系运作,弄出了一个“中央国术馆”的半官方、半民间的机构。而当时的全国各地,武术馆、国术馆纷纷成立,民间刮起了一股子强烈的习武风气。张之江等人觉得光是墙内开花还不够,武术作为一种“国粹”,如此能展现我中国人之昂扬向上精神的技法,应该推广到世界各地。奥运会,是个好机会。于是国民党大佬们决定,此次奥运会,一方面派出具有西方特色、同时也是我们“引以为傲”的足球队(当时中国男足曾8次获得远东运动会冠军);一方面派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国术表演队,向西方全面展示中国人的崭新形象!跟随中国体育军团出征的9名国术表演队员分别是:男运动员:郑怀贤、张文广、温敬铭、寇运兴 、金石生、张尔鼎。女运动员:刘玉华、傅淑云、翟涟源。三名国术女运动员刘玉华、傅淑云、翟涟源。其中的郑怀贤,是太极拳宗师孙禄堂之高徒。柏林奥运会中国代表团与1936年6月26日出发,在海上漂泊了28天后,终于抵达欧洲。代表团里所有人都穿着整齐的法兰绒外套,带着当时流行的国货草帽。欧洲人看到如此多的中国运动员不禁错愕,郑怀贤回忆:当时有许多德国青年人凑到他身边看来看去,一位来迎接的中国留学生说,欧洲人都以为中国男人会拖着个“猪尾巴”……但眼前的这些人,似乎来自另一个中国。扬我国威1936年8月1日,在柏林那座巨大的体育场内。希特勒亲临现场,宣布开幕。数十万观众,齐声高喊。在阵阵欢呼声中,中国代表团走过了主席台,旗手就是那个被各路球迷奉为上古足球大神的球员——李惠堂。这次奥运会确实展现了一个不同的中国形象,有美人鱼之称的女运动员杨秀琼登上了德国《慕尼黑画报》和法国《世界映镜》,其中《世界映镜》封面还特以“奥运美人,中国女游泳家杨秀琼”做标题。有些媒体的报道中,还提到了“the friendly smiling of face China”。美人鱼杨秀琼可惜,外部形象的改观,不足以改变中国在体育方面的落后,中国代表团在绝大部分项目中,都是首轮即出局,引以为傲的足球,也在首轮遭遇英国队,以0-2败北淘汰。奥运成绩的惨淡,给出发之前的豪言壮语蒙上了一层阴影。而唯一能称得上“为国争光”的,就是在体育场外进行巡回表演的中国国术队。8月11日晚间,中国国术队在露天剧场进行表演,除各国政要外,还吸引了3万名市民前来观看。男选手寇运兴,提着一把大刀登台,舞动如飞。胸背花、头顶花、脊背花, 大刀不停地舞动, 观众就不停地鼓掌。 现场播音员还解说到,这把大刀有128斤重。中国运动员练习拳击紧接着飞叉、双刀、九节鞭接连登场,有两人还上演了 “空手夺枪”。双人对打,单刀展示,兵器对战,空手夺白刃。你来我往,不亦乐乎。台上挥汗如雨,台下掌声阵阵。这场表演过后,中国国术队接到了许多德国城市的邀请函,请他们前往表演。#endText .video-info a{text-decoration:none;color: #000;}#endText .video-info a:hover{color:#d34747;}#endText .video-list li{overflow:hidden;float: left; list-style:none; width: 132px;height: 118px; position: relative;margin:8px 3px 0px 0px;}#entText .video-list a,#endText .video-list a:visited{text-decoration:none;color:#fff;}#endText .video-list .overlay{text-align: left; padding: 0px 6px; background-color: #313131; font-size: 12px; width: 120px; position: absolute; bottom: 0px; left: 0px; height: 26px; line-height: 26px; overflow: hidden;color: #fff; }#endText .video-list .on{border-bottom: 8px solid #c4282b;}#endText .video-list .play{width: 20px; height: 20px; background:url(https://static.ws.126.net/video/img14/zhuzhan/play.png);position: absolute;right: 12px; top: 62px;opacity: 0.7; color:#fff;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 _background: none; _filter:progid:DXImageTransform.Microsoft.AlphaImageLoader(src=”https://static.ws.126.net/video/img14/zhuzhan/play.png”); }#endText .video-list a:hover .play{opacity: 1;filter:alpha(opacity=100);_filter:progid:DXImageTransform.Microsoft.AlphaImageLoader(src=”https://static.ws.126.net/video/img14/zhuzhan/play.png”);}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